電視劇《芝麻胡同》催淚收官,浮世萬象回歸家之本源

快捷登陸

Posted by 电视盒博客 2019/03/25 0 Comment(s) 热门影视,

 

電視劇《芝麻胡同》催淚收官,浮世萬象回歸家之本源電視劇《芝麻胡同》催淚收官,浮世萬象回歸家之本源

 

由新麗時代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新沂誠成影業發展有限公司出品,編劇劉雁執筆、劉家成執導,何冰、王鷗、劉蓓領銜主演,馮文娟、侯煜、畢彥君、方子哥等主演的京味暖心年代劇《芝麻胡同》於23日喜迎收官。三十多年歷經時代浮沉變遷,生活在胡同裏的嚴家一大家子有笑有淚、有愛有恨,互相拉扯著踱步至今。嚴振聲、牧春花、林翠卿三人之間“特殊”的婚姻矛盾,終在大結局以林翠卿的自願離去得到和解。但牢牢綁定的家人情義,不舍不離的情感訴求,卻在離別前無限放大催人淚下,亦讓無數觀眾再次感受到家的溫暖與意義。

 

《芝麻胡同》自開播以來備受業內外關注,其濃厚的京味文化、精湛的群像演繹、品質的良心製作、波折的戲劇衝突、現實性的歷史提煉以及深刻的精神內核等多方面內容,引發全民熱議,不僅多向觸達多次登上網路熱搜榜,更促就收視成績節節攀升,實現雙臺破1,持續霸榜CSM55城收視率第一,最高收視率突破1.559%,並獲得人民日報、新京報等官方媒體誠意推薦,熱度與口碑達到雙豐收。

 

《芝麻胡同》突破封建婚姻圍城超越血脈的情義紐扣住家之本源

 

《芝麻胡同》播出以來,最為觀眾熱議的即是嚴振聲、牧春花、林翠卿三人之間的情感關係,緣由嚴振聲遵循“一子頂兩門”的傳統孝道,讓其在已有髮妻林翠卿之後,再娶了另一位妻子牧春花,從而形成了一夫兩妻的特殊三角格局。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這個有些特殊的婚姻關係,正是封建思想扭曲下的產物,雖然三人各自安於一隅,看似平衡的狀態構成了穩固的婚姻圍城,但不可忽視的夾角尖銳,亦讓三人關係不斷產生衝突,時刻在打破圍城的邊緣試探,製造了嚴振聲被誣入獄、林翠卿不食求死、牧春花主動離婚等悲劇事件。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他們三人之間一次次企圖破局的撕咬,正是新舊時代交替波動中對封建婚姻的控訴與反抗。

 

可以說嚴振聲、牧春花、林翠卿三人在這座封建婚姻圍城裏誰都不是絕對的掌權者,大時代的變革讓他們的關係岌岌可危,亦讓以他們仨而展開的家庭之網更加的風雨飄搖。隨著下一代嚴謝、馮鶴年、寶翠翠等人的長大,嚴家上下兩代人的較量愈發嚴峻。因身世之謎而咄咄逼人的嚴謝、馮鶴年,因金錢私欲而忘卻恩情的小黑子等,時代的急速推進將他們的思想尖銳化,成為擊打家庭的元兇。面對這群自己撫養長大的孩子,嚴振聲卻仍以真心以待,為了嚴謝的前途放下作為父親的身份,並以命相搏替兒子守住身世的秘密;即便小黑子敲詐走祖宅,惡意挑撥離間,也始終選擇原諒,這是一家之長嚴振聲的包容,更是超越血脈之親的情義維繫,令人動容。不少觀眾紛紛表示:“嚴振聲這顆老父親的心,簡直是催淚炮彈!“

 

雖然嚴家的故事波折不斷、關係龐雜,但不可否認劇中所有的爭鋒更多的是內部矛盾,當面對外部世界時,嚴家人還是相互扶持攜手度過的。一起懲治惡霸佟麻子替罹難的牧老爺子伸冤;一起刺殺吳友仁回擊惡勢力的脅迫與欺壓;一起對峙綁匪吳友義解救被綁架的嚴振聲……就是這份全家一體的情義,才讓嚴家能夠在這三十餘載風雨人生路中得以倖存與延續。 “在經歷了幾個歷史時期的變遷之後,一大家人雖然都有矛盾,但是他們還是風雨同舟,互相包容。我覺得這是中國一直傳承下來的重情重義重家庭的品格。”青年學生觀眾如是說。

 

《芝麻胡同》拋棄“臉譜化”人物塑造善惡是非探索中明晰人性複雜

 

《芝麻胡同》集結了何冰、王鷗、劉蓓、馮文娟、侯煜、畢彥君、方子哥等老中青三代演員陣容,在開播初期即以絕對的演技實力吸引了大批觀眾的關注。不同於以往劇作正邪鮮明的角色特徵,本劇無論是嚴振聲、牧春花、林翠卿這種劇中主要人物,還是寶鳳、小黑子、俞老爺子這種次要人物,在人物塑造上一概拋棄了“臉譜化”的僵硬演繹,而是從生活流出發,在鋪設龐大關係網的同時,以融於真實生活的基礎上深入挖掘人物的多面性。

 

何冰飾演的嚴振聲是醬菜鋪的東家,為人正直、寬容大度。無論是最初因看不慣吳友仁(海一天飾)的欺霸行為出手救下牧春花,還是一次次原諒郭秉聰(毛樂飾)對自己的欺騙構陷,收留他到沁芳居工作,嚴振聲的行為處事都透著北京人的講究與局氣,但因家大業大、顧忌著一家老小,在某些時候他卻也會忍氣吞聲的倍顯窩囊,面對吳友仁的下作報復一再委曲求全,用錢盡力打著周旋;在澡堂看見迫害死岳父的惡霸佟麻子(杜旭東飾)反而先敗下陣來;面對祖傳醬菜鋪沁芳居所有權的轉變更是隱忍接受。全無個人英雄主義光環,識時務、過分惜命的性格,讓嚴振聲的人物形象更為真實和接地氣,因而廣大觀眾在追劇的同時亦憤懣表示:“何冰老師演技太好了吧!將人物的層次感完全呈現了出來!”王鷗飾演的牧春花是新時代女性的代表,未婚時敢於選擇自己喜歡的男人,已婚後也敢於剪短頭髮、衝破封建家門的阻攔參與革命工作,但也不免俗於會有小女人的計較與心機,在嚴家幾十年的生活中,與林翠卿爭鋒的口角互懟不斷上演。劉蓓飾演的大太太林翠卿在解決下人寶鳳(馮文娟飾)誣陷老爺嚴振聲一事時,以“清理門戶”為由佯裝發怒,一面逼出寶鳳吐露實情,一面洗脫掉嚴振聲的罪名,一面讓寶鳳對鍾情於她的下人小黑子(侯煜飾)另眼相看,一箭三雕的高明手段足以見得林翠卿身為內當家的持家功底,但在牧春花出現後,吃醋嫉妒心起的林翠卿卻也亂了分寸,口無遮攔惡意中傷牧春花,起麼蛾子離間嚴振聲與牧春花的感情等小計謀層出不窮。這些跳脫出觀眾傳統認知的男女主人公,不再是一味的“傻白甜”、“傑克蘇”、毫無毛病,相反性格上的小瑕疵更讓他們的人物形象具象化、豐富化。

 

除此之外,被網友叫做黑鳳梨夫婦的寶鳳和小黑子即便是作為嚴家的下人幹了許多傷害主家的事,卻也在是非善惡面前做出了深明大義的選擇,讓觀眾愛極恨極,熱議不斷。而固執的俞老爺子(畢彥君飾)、溫良的牧老爺子(方子哥飾)、腹黑的吳友仁以及新一代乖戾的嚴謝(蔣欣奇飾)與馮鶴年(蘇豪飾)等,每一個角色的演繹都存在著行為、性格上的反差與複雜,在人性的反復試煉中,始終預留著真善美的那一絲光亮。而大量躍然於眼前的鮮活人物,讓觀眾不得不讚歎:“這都是什麼神仙演技?!”

 

《芝麻胡同》讓“京味劇”成功過江禮義仁智信中華傳統締造人生內核

 

影視劇的創作依據創作者的經歷與生活背景,或多或少都會存在著地域屬性,這就造成了觀眾的分散,甚至更多極具鮮明地域屬性的劇作,往往在跨地域播出時很難達到全國熱度的均衡,“跨不過長江”的問題十分顯著。《芝麻胡同》作為導演劉家成京味劇的又一進階之作,劇中濃厚的京味風情、俏皮話語、禮儀文化都透著其存在的地域文化性。但《芝麻胡同》北京衛視、東方衛視雙臺破1的高收視率和全民熱議的盛況,卻打破定論證實極具北方特色的“京味劇”也可以成功過江。

 

究其原因,《芝麻胡同》成功過江除去劇作的匠心製作外,更在於全國人民對劇中禮義仁智信中華傳統文化的共情。嚴振聲不計血緣疼愛守護兒子嚴謝;牧春花不辭勞苦照顧失智的林翠卿;小黑子遭受牢獄苦刑仍絕不出賣對自己有養育之恩的東家;孔老癡(錢波飾)為制醬熬幹心血而死;嚴寬(遲嘉飾)直面流言蜚語奮起幫助苦出身杏兒(張潤飾)……《芝麻胡同》雖然逃離不了雞毛蒜皮的瑣事糾紛,但在劇中人物家長里短的種種生活抉擇中透出的是中國老百姓對禮義仁智信傳統文化的堅守,而這優良的品質是刻入炎黃子孫骨血裏亙古不變的,其普世性與超越性締造出人生內核。人民日報亦發文肯定,“《芝麻胡同》捕捉到了中國老百姓生活和情感中最纖細最敏感的特質,回應了中國人骨子裏始終放不下、始終追求的傳統和情感。”

 

電視劇《芝麻胡同》由何冰、王鷗、劉蓓領銜主演,馮文娟、侯煜、畢彥君、方子哥主演,海一天特別主演,錢波、毛樂、遲嘉、王放、趙倩、白瀾等聯合主演,目前已於23日圓滿收官。醬菜醃漬百味,胡同創生萬象,在歷史時光的流淌中,願情義共擔,溫暖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