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風雲》劇情深度分析篇,很多沒看懂只是因為你忽視了細節

快捷登陸

Posted by 电视盒博客 2019/03/26 0 Comment(s) 热门影视,

 

由麥兆輝導演、莊文強監製的電影《廉政風雲》已經在大年初一全國上映。該片由劉青雲、張家輝和林嘉欣領銜主演,講述了香港廉政公署在調查一件對簿公堂的貪污賄賂案件時,意外遇到重要證人開庭前失蹤的問題,所以陷入重重困境。就這樣,順藤摸瓜中廉署發現了背後更大的陰謀和謎團,這個重要證人當初主動舉報的目的也變得神秘莫測……

 

看完整部電影之後,觀眾們的大腦跳躍到極度興奮的狀態,因為結局的耐人尋味,所以大家拼命回憶影片中的劇情和線索,企圖梳理出整個故事的脈絡。不得不說,春節檔選擇看《廉政風雲》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導演在講述故事時一層又一層地鋪下陷阱,直到最後一刻才揭開案件的神秘面紗,讓人恍然大悟,不由地拍案叫絕。

 

一、導演的套路,從預告片開始就埋下的陷阱

 

在電影《廉政風雲》之前的預告片中,赫然打著幾個大字格外醒目。

 

大年初一,打大老虎。

 

大老虎,不就是某某高官嗎,不就是多年來看港片港劇裏那種俗氣的推倒領導類型嗎,不就是多注意一下電影裏警署高層們的異樣就輕鬆識別了嗎,整個分析看起來都好像很輕鬆的樣子。

 

所以一開始,我們就疏忽了。

 

從預告片開始,從這個標語開始,觀眾已經掉入了導演挖下的陷阱。我們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個背後的“大老虎”身上,但其實影片真正的老虎並不是我們起初預料的類型。

 

可以說是打著抓老虎的旗號,虛晃一槍。就像影片剛開始煙幕彌漫的法庭一樣,這註定是一場真相被遮掩和模糊的迷途。觀眾在被套路的同時,更加無法放鬆去觀察每一個細節,還原故事真相的欲望也愈發強烈。

 

二、幕後BOSS不難猜,結局也是意料之中

 

電影中,張家輝飾演重要證人許植堯,是本案讓兩個被告定罪的關鍵人物。

 

在整個案件追查的過程中,許植堯的行為都有異常人,所以引人懷疑。開庭前2個小時,他提出不想出庭作證。但是這起案件當初可以被發現,也是許植堯自己向廉政公署舉報的,是他主動的自發行為。

 

這其中的矛盾,又是為何?

 

本著事出反常必有妖的心態,許植堯的背後肯定藏著重大秘密。所以很多人在電影看到一半時,便已經猜到這個角色其中有鬼。然而,在大家都洋洋得意以為自己已經將算盤打明白的時候,在看完電影後與大家一起討論的時候才發現,可能自己的理解早已經偏離了麥兆輝和莊文強這對“麥莊組合”的本意。

 

對付“麥莊組合”,看什麼電影都還是要留個心眼。

 

你知道在看誰的電影嗎?

 

是麥莊組合的電影,不容小覷。

 

三、張家輝角色的深度細節揭秘,臺詞其實另有深意

 

在預告片中,張家輝一句“你要我做臥底啊”,讓很多人輕鬆猜到他這次身份的特殊性。電影中他演技炸裂,每一個表情似乎都能讀出深意,必須拿出分析每一幀微表情的決心來,才能看懂他的內心波動。

 

這個既懂會計也懂算賬的精明人,其實最懂算計的是人心。

 

這部電影中展現的整個調查過程,其實都是他下的一盤棋,每一步都是他計算出來的結果,而且幾乎分毫不差。雖然結局讓人為之愕然,但能夠做出這樣一個局,可謂精妙絕倫。

 

1.計畫逃跑,早有預謀

 

在開庭前2小時,張家輝飾演的許植堯就表示自己不想出庭作證,他對劉青雲飾演的調查組長陳敬慈說的是“現有的證據,我們也只能抓了下線而已”,暗示背後的大老虎我們還沒有碰到,還有其他的證據需要搜尋,成功誘導廉署去調查其他方向,把自己摘清。

 

因為許植堯是特殊的受保護證人,其實開庭時不必展示自己的身份也能做供。但他依舊表示因為自己涉入太深,所以“被問三個問題”就能猜出他的身份,內心依然極度恐懼。

 

然而,其實他一早就知道第一被告已經逃跑,這是他計畫的一部分。在出庭前的關鍵時刻,他拿出早先準備好的U盤給劉青雲,並表示自己剛剛才發現有一家公司與案件相關聯,需要儘快調查。此舉是為了支走最精明的人,好讓自己通過客房服務來金蟬脫殼。

 

看似是鑽了看管不嚴的錯誤,其實他早就計算了每個細節。否則,他提前買了在開庭時間起飛去澳洲悉尼的機票怎麼沒被發現?這其中的細節也是引人深思。

 

2.兩人熟識,早有伏筆

 

由林嘉欣飾演的江雪兒與陳敬慈是感情出現裂痕的夫妻關係,因為許植堯失蹤,所以江雪兒負責去澳洲尋找和保護證人。

 

線上索全無一籌莫展時,陳敬慈提示她“注意醫院,他心臟不好”。而江雪兒反駁他已經看過所有資料,並沒有這一點。陳敬慈說因為他的級別高,所以才能看到更多的材料。

 

其實,他知道許植堯心臟不好不是因為級別高的原因,而是因為他們從小就認識。很多人抱怨結尾的交代太突兀,其實影片早早埋下了伏筆,只是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到。

 

3.熟知背景,步步為營

 

在影片中,許植堯從小對陳敬慈瞭解,所以才能利用他喜歡“越線”的特點來做局。在面對袁詠儀飾演的第二被告時,陳敬慈就用轉為污點證人的方式來矇騙對方,其實並沒有走內部程式,因為他只想獲得更多的線索而已。同理,當許植堯將自己“臥底”的身份告知由方中信飾演的廉署上司馬主任時,作為領導也對他的屬下有了解,自然會水到渠成,讓許植堯的計畫得以實現,從而案件取消,自己也不再需要出庭作證。

 

如果不是非常瞭解,是沒辦法利用這一步去謀劃的,所以又一次印證兩人的關係絕不一般。

 

4.生死之間,棋差一招

 

許植堯說過,最安全的方式就是把想要隱藏的雞蛋,放在一堆雞蛋裏。當時他只是表達贓款放在金融市場裏的便利性,但其實這句話還暗示了他自己也是這枚“雞蛋”,既然無法徹底將自己隱藏,不如拿出來放在這起案件中眾多繁雜的人物關係內,方能找到突破口,讓自己徹底不再受此困擾。

 

而且,他提示江雪兒“一定要有人死,事情才會完”,但他從來沒有說應該是“誰”死。而這一點,也成為電影最後一段裏,他買了兩套滑雪服的重要伏筆。

 

許植堯一直看起來都是被逼迫去作證人的模樣,其實每一步都是精心設計好的陷阱,每一步都是故意而為之。

 

整個調查過程中,一直都是他在給陳敬慈證據,換言之整個調查都是他作為主導在牽著別人走。

 

陳敬慈曾問他,誰能那麼聰明可以一次搞定所有人?

 

其實,許植堯就是那個“聰明人”。

 

四、重點不是大老虎,重點是證人的目的

 

整部電影節奏緊湊,步步緊逼。名義上仿佛在引導觀眾去猜測大老虎,甚至去猜測馬主任作為幕後大BOSS的可能性,但最後才發現導演想表達的是證人舉報的目的,以及做臥底的動機。

 

在瞭解這個前提之後,才能把整部電影的細節環環相扣,形成一個沒有斷裂的圓。

 

其實這部電影中還有許多值得品味的細節,就像當初看《無雙》一樣,其實畫家的身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為什麼會有“畫家”這個身份,他存在的目的是什麼,以及這個身份對故事的影響如何。本質上來說,導演想表達的絕不是在結局裏拋出一個人來做BOSS,而是想通過這個故事去講清楚人性和欲望。

 

目前上映的只是第一部《廉政風雲·煙幕》,接下來還會有《廉政風雲·黑幕》和《廉政風雲·內幕》,同樣也是引人期待。在這一部中的許多未解之謎,我們或許可以在後續的系列作品中找到真正的答案。

 

真正的答案,從來不是誰是畫家,誰是幕後BOSS,而是詳細分析下的動機和目的,這才是《廉政風雲》這個故事真正的初衷。

 

執著於某個角色的身份,不如去想想為什麼他可以是這個身份。

 

廉政風雲,風起雲湧。

標籤 廉 風雲